独就

一切有你


(一)
撒家有一对兄弟,他们俩当年在军区大院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是风光。

大家一定很奇怪,在那个年代,家里谁没有几个兄弟姐妹,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诶,撒家情况不同。他们家的俩兄弟是双胞胎,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双胞兄弟,是比例极少的同卵双胞胎。

这在全国都没多少啊,邻居们可高兴坏了,自从俩宝贝出生后就有事没事往撒家跑。鱼啊肉啊这种奢侈品自家孩子都分不到,统统送进了撒家厨房。

面对邻居们的盛情撒爸撒妈很是感动,有邻如此,又复何求。但他们还真有所求。
怎么了呢?

原来俩孩子自满月之后慢慢成长,越长越像。

大家一定想骂我,这不废话嘛,同卵双胞胎能不像吗。

但是别人家的娃都会有胎记之类的将两者区别
开,撒家这俩兄弟没有啊。
爸妈眼瞅着两孩子越来越难区分,可是犯了难。就拜托这些热心的邻居出出主意。

邻居们果然热心,通通开发脑洞,群策群力,场面热烈得就像第一次人大召开。

听着邻居们天马行空的创意,撒家爸妈不禁扶额。虽说心往一处想,但大家好像歪楼了啊。这都是什么办法嘛…

终于在晚霞辉映天地时,不知道哪个睿智的人从裹宝贝们的小被子上找到了灵感。

一粉一蓝的小被子,那就粉色小被子的娃娃留个长头发不就区分开了嘛。

也不知道大家是单纯同意还是纯粹为了看热闹,竟然全票通过了这个聪慧的想法。

撒家兄弟鸡飞狗跳的生活也许从这个草率的决定就已经注定了。



-------------------------------------------------------

小宝贝们,我回来啦!虽然我又开了新坑,但我不会忘记我以前挖的那些坑哒!

再一次谢谢宝贝们能不嫌弃我的文笔,还这么支持我。(鞠躬)

嗯…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我努力吧……

和我家少爷撞脸了…谜之兴奋

不可能?挑战!

镁光灯明亮炙热,仿佛顷刻便可将体内的水分烤干。背后专注的一双双眼睛烧的他全身发痒。

自己就像一尾遗落在旱地的鱼,无措的挣扎着适应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纵无数次被卷入娱乐风暴,但还是无从招架这些难辨善恶的镜头及藏于暗处的汹涌的炽浪。

他无数次质问自己,安心留在自己的水下宫殿有何不可,为什么定要上岸跻身进这炽热陌生的天地?

思虑不得踌躇时,猝不及防被点及评论。抬头间望向侃侃而谈的主持人,触及对方眼中毫不遮掩的光辉,让他似被火种灼烧,渐渐蔓延四肢肺腑。

他仓促中开口便是无害鸡汤,言辞间透露着国泰民安的理想。

虽少了圆滑温和的经典风趣,多了几分故作深沉的仓皇青涩,但从只言片语中仍可窥见某主持一贯的语言风格。

这团火深入五脏,支配着他道出世间沧桑,引领着他推己及人,探寻生命间相似的光芒。

脑海中常存那个主持的思想,才能未经思索就能说出和他相似的话。

自己大概找到了奋不顾身的理由,就是终于觅得那个他。

童话才刚刚开始,心爱之人还未出海远行,自己就幻化出双腿追随着他。

自己还会因失爱变成泡沫?

幸好不是童话。

开门大吉

第一道门打开的非常顺利,两位国宝级艺术家出现向大家拜年。待两位老师退场,耳边传来了撒贝宁抱怨似的玩笑。嘴角不由得翘起,称呼也不自觉地改成了小撒。

很喜欢他这样毫无防备的亲近

如是想着,拉住了还欲再次答题的撒贝宁,看着他有些无奈却纵容的眼神,不由得说起了他们曾经的相识。

发现撒贝宁将自己形容的点头之交描述成摇头之交后尼格买提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一直在那摇头,按耐住忐忑问起了他们的曾经。
得到了一个颇为迷茫的眼神

尼格买提有些失望,只得用玩笑掩盖忧伤
“你把我裤子扒下来了。”

撒贝宁瞬间笑开的脸令尼格买提内心的不忿有所减少,有些无奈地听着撒贝宁解释他的的“光辉事迹”,附和着他的调侃。

原谅他了,就当他烧傻了,回来再算账。

拉住了还欲说话的撒贝宁,悄无声息的稳住了他略摇晃的身体,送他走向第二个“摄像头”,最后还欲盖弥彰的伸出脚伪装成报复性的还击。动作一气呵成,完美到自己也忍不住偷笑。

尼格买提站在台后看着撒贝宁胸有成竹的样子,嘴角是压抑不住的笑意,问到
“歌名叫什么?”

看到撒贝宁一张口尼格买提就已经了然,他又要唱歌了…但听到他直接飙到高音,不禁有些生气

生病还糟蹋自己,当自己还健康年轻吗?

赌气般连说两个继续,听着他故作轻松的唱着升调版《天天想你》,不复清亮的声音不禁让尼格买提火气大旺。

但接收那双亮晶晶眼睛里颇具求助意味的信息,以及那句“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尼格买提很丢脸的被触动了,抬手压住胸腔内温柔的悸动,刚才的火气也不知道被赶到几重天外。

顺毛似的煽动观众给予鼓励,看着在赞扬声中有些小得意,笑容闪闪发光的撒贝宁,尼格买提心里突如其来阵阵酸楚,他无论是在聚光灯前光彩夺目,还是藏在幕布后的辛劳疲惫,自己都无法得偿所愿。
患得患失,这大抵是暗恋者不敢为人所知的心事。

因彼此之间太过熟悉,撒贝宁自然发觉尼格买提的异常,打算借以玩笑弥补他的心伤。因知晓对方不在状态时习惯照本宣科,在尼格买提询问时笑着注视着他说“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

尼格买提在失神间感受到那股目光,心下更是慌张,随口附和
“歌名是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让我们期待开门大…”
还未说完就被撒贝宁抱住,听着他压低声音嬉笑着阻止。大抵因发烧的缘故,压低的声音软软的,配上泪光盈盈的眼睛,此刻的他像极了某种幼小无害的生物。

尼格买提注视着他脱皮的嘴唇上下翕动带出了美妙的天天想你,兴奋间忘却了场合,只顾得多次询问想谁。得到的却是奇怪的眼神和随意的敷衍。
“想你,想你,想死你了。”

尼格买提虽明白这是普通朋友间常见的玩笑,但还是有如一盆冷水倾面似的瞬间清醒。
自己在苛求什么呢……

-----------------------------------
这一章是不是很粗长^-^没错,我把前面被封的部分连着放出来了。
最近真的很忙,特别对不起宝贝们,我连周更都无法保证。道歉(鞠躬
但我不会弃文哒,开的这几个坑我会慢慢填完的。
感谢所有宝贝们,你们的陪伴和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_^

变小

(五)

------------------------
和传统会议相似,众人积极阐述各自的观点,发表自己的见解。

要是忽略众人殷切炙热的眼神投向同一个方向,还时不时伴以诡异的微笑的话,那场面倒是有些正经严肃,令人信服。

由于墨色渐浓,加之明天繁重的工作。众人决议该事起因明日再提,先行散会。

但就小撒今夜归处问题却并未达成共识。因归属保密事件,不得扩散,因此撒贝宁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又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平日的淘气包此时分外抢手。

为了人民团结,保护同事之间的友谊,众人决定以击鼓传花来决定小撒花落谁家。

于是偷偷藏匿在果盘中将自己伪装成一颗布朗的撒贝宁被拎出来放在第一排首位的同事手里,由大领导背身下达口令,一脸绝望的撒贝宁就端坐在手心里被大家传来传去。

在移动过程中一直被揩油的撒贝宁终于殷切的听到停止的口令,激动之余突被拎起,茫然转头就与茫然的尼格买提对上了眼,相顾无言。

无疑,今夜的大奖获奖者已然出现,众人纵使再羡慕也只好先行回家休息。现下当务之急的调养生息,明天再争取仍不迟呀。
--------
实在是太抱歉了,拖了这么久_(:з」∠)_现在我格外后悔听取撒老师关于大学就要积极参与的理论呀……整天被忙哭…
但是答应大家不会坑就会一直更下去哒!
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短篇随想

他要冲破这片黑暗

他不敢赌

不敢用如此巨大的利益去测量兄弟情的坚韧。

他一直奢望自己并非皇家子弟。而他毕生致力于逃出这个巨大的牢笼。

他一直在做一个美梦,自己孑然一身,不用顾虑过多,也不用背负太多,觅得佳偶,粗茶淡饭,尤得兴味。

但他至死都没能脱离皇宫的桎梏,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感受至亲的离去,品尝背叛的痛苦,亲历夺嫡的残酷。

他费劲心机试图全身而退,却被推向风口浪尖
他煞费苦心努力保全亲情,却被利用成为帮凶
---------------------------------------------
为什么不能都活下去,我们是兄弟啊!

…这是皇家。

……动手吧。

我怎么会舍得,小弟。

我要你和朕共赏这片繁华。

看似温情的呢喃却如同尖刀刺穿胸膛

若非有你,这天下我还要苦心谋划一番呢。多亏你呀,朕的功臣。

你要带着他们的愿望好好活下去。
-----------------------------------------------
他终是倒在了破晓前的黑暗里,眼中映着朝阳的光。




————————————————
抱歉这几日事情太多,心情也不好,一直没能更那几篇文章。我争取尽快调整心态继续码小甜文。感谢大家的支持关注和催更,我争取下周恢复更新(鞠躬)

承蒙不弃,感谢催更的宝贝们!

孤军奋战又无神力加持,自然无法在重重阻碍下强取敌军首领。张绍刚只得悻悻而返。

胸臆难以直抒,借酒消愁也没了兴致,顿时萎靡了下去。

没有了张绍刚这个特例的干扰,饭局和谐的氛围又慢慢凝聚起来。大家统一夹菜照顾弟弟,形成一幅兄友弟恭的温馨景象。

随着一声猝不及防的尖叫,此时和睦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身处偏远的户外,少有人烟。这幅场景将甜暖宠溺的温和硬生生掰向悬疑恐怖的惊悚。

众人放下了酒杯先是安抚一旁吓到炸毛的撒贝宁,见弟弟重回放松的微醺状态后才站起身左右环视。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众人身边飞奔而过,伴随的是又一声凄厉的叫喊“小偷呀!”。事发突然还来不及反应那人就已跑远,众人起身追赶,但其中相距的距离越来越长,想帮忙也有心无力。

突然一个闪烁着五彩微光的小物体破空而来,直击嫌疑人后脑,亲密的接触发出了令人牙酸声响。跑在前面的人踉跄着摔倒在地。

众人及时将嫌疑人抓获,不禁思索那个破空而来的法器的由来。凑近去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玻璃杯,唯一的特殊之处就是花纹样式颇为熟悉。


熟悉才是最不合理的!众人僵硬转头就看到撒贝宁站在不远的地方,眼神清亮,神采飞扬。与一旁僵硬的张绍刚形成强烈对比,更加突出人物形象。

------------------
再次拉长篇幅_(:з」∠)_感觉完结遥遥无期_(:з」∠)_

什么梗能埋两年呀!好奇!很生气!自己瞎写了_(:з」∠)_


(一)初识

为庆祝多日奔波的外景拍摄的结束,被誉为最正经的法制节目组抛下了专业的严肃和理性,组织大家户外烧烤。

繁重的工作与多日亲密的配合消除了彼此的生疏,熟稔起来的众人端着酒杯搂着肩开始畅聊天南海北。

撒贝宁身为新毕业的学生,平日颇受节目组照顾,心甘情愿的向前辈们敬酒。前辈们对这个聪明努力又务实嘴甜的年轻人也颇有好感,自然接受。

酒过三巡,前辈们平日隐藏起来的恶趣味也浮现出来。面对一个懂事机灵的年轻人,相处时间久了不禁像自家孩子那样看待,忍不住开始逗弄他。

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说着可以轻易逃脱的行酒令。大家无外乎就是想看年轻人看似手足无措实则圆滑巧妙的脱身,颇具创造性。

怎料平日八面玲珑的小孩儿喝酒格外爽快,来者不拒。未过三巡,那双清亮的眼睛就染上了几分醺意。

前辈们见此也不再劝酒,除了同为主持人的张绍刚。

张绍刚对这个初到央视的小黑猴印象深刻,而他的油滑使张绍刚颇为不屑,故而摆出傲慢的姿态不与之接触。所以最初两人并无太多交集。

在录制期间,撒贝宁的严谨专业以及妙语连珠吸引了张绍刚的注意。虽然在张绍刚眼中他依旧有些左右逢源虚假世故,但无碍对其才华的欣赏。

今夜的狂欢让他看到了撒贝宁直率和真性情,想与之深度交流的心情愈发急切。但自恃前辈的骄傲和平日堪称冷淡的相处模式阻碍了张绍刚狂热的交友欲望。

为了避免撒贝宁尴尬和恐慌,张绍刚只好按耐住内心的焦躁,一杯杯灌他喝酒。

极力按耐说话的欲望使张绍刚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配合拼命灌酒的架势。不解内情的节目组众人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都有些手足无措。

一边是相识甚短但颇为欣赏的后辈,一边是合作多次相处甚欢的同事。两者之间无从取舍,很难站队。

但那个傻孩子眼睛亮晶晶的不会拒酒,蠢兮兮的豪饮,嘴边还挂着乖巧的笑容,醺意更浓。与另一边面露凶光的张绍刚形成鲜明对比。

众法治前辈不忍见柔弱小黑兔惨遭毒手,正义感十足的纷纷替撒贝宁挡酒。

局势瞬间逆转,张绍刚孤军奋战。纵使再神勇善战也无法凑近被一众高手保护起来的撒贝宁。

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情呢^ - ^

-------------------------------------------------------

本来想写一篇短篇,但又被我拉长了篇幅_(:з」∠)_

文章冗长语义不通,是各位宝贝们的鼓励给了我继续发出来辣大家眼睛的勇气。

感谢一路有你们(鞠躬

变小

康辉用“个人魅力”控制住了场面,之后自然开始分配任务。面对如此超自然事件,没有前例可供参考,自然令康辉颇费心神。

所幸发生在内部,不用考虑公众影响,也不必担心发生恐慌。同事们也都聪明,明白什么不可外传,稍作提点便可放心。

只是关于小撒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不禁让康辉头疼。史无前例的事件,猝不及防的发生,毫无准备一时思绪良多但又无从抓起,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身为一位优秀党员,秉承着人民民主的正确政治理念。康辉决定召开会议,保持严肃活泼的氛围来探讨小撒的生存问题。

至于这件事的起因和后续解决,几个大领导都在,自然不用自己费心。

于是众人开始兴奋的抢椅子,争取抢占中心最佳观赏位置 。

---------------

本来是一章的内容被我分成两次_(:з」∠)_
开学也不能阻止我对撒老师的爱!


生存之道

(一)
夜色甚浓,疏星的残芒堪堪点亮无尽的墨色,雾气弥漫,四周的景物仿若蒙上一层薄纱,忸怩着不显本色。

本应是一场寂寥之景,奈何远方的强光手电划破了这朦胧暧昧的氛围,在一片影绰中顿觉突兀。

不久便有两道身影慢慢入框。

稍矮些的影像不住用手电照亮周围,四下打量,本是轻浮的动作却不显毛躁。若忽视不时的脚滑踉跄,倒是颇有些闲庭信步的韵味。

稍高的身影手中握着一根手杖,不时在地上敲敲打打。根据握手电的警惕姿态与脚下稳健的步伐皆可证实其专业性。

与一旁人的业余对比鲜明。

两人成单方面扶持的状态缓缓前进,却除手杖拨动草叶的声响,只余脚步声阵阵,一路生疏无语。

在那矮小的身影第四次被高大的身影牢牢揪住而免遭滚作一团的厄运时,矮个子的小伙子终于按耐不住内心汹涌的解说欲望。清亮的嗓音终是打破了凝固的安静。

----------------------------
脑洞根本停不住的我四处挖坑_(:з」∠)_